全职中毒.沐秋叶修小邱非黄少刘小别厨.
沉迷德扎!!!!!
oasis是世界上最好的摇滚乐队!!!

欧美跳坑中....

关于

【伞修伞】技能冷却时间

The road to Emmaus:

继续搬存货~


【伞修伞】技能冷却时间


1,
“老魏老魏你看你看,论坛上贴出来一神视频,他们从哪儿——”
叶修没说完的后半句话像是突然被训练室的空气吞噬。
魏琛也没当回事,他正在竞技场里和年轻的流氓鏖战,言传身教地为猥琐下着定义。
连打三场他才想起这茬来,就懒洋洋地溜达过来。
“什么视频啊待老夫鉴定。”
荣耀教科书并无回应,眼神迷离地瞧着电脑空空荡荡的桌面,右手捏紧鼠标到骨节突出,一截极长的烟灰整个掉在键盘上,跌的粉碎。
训练室在大白天拉着遮光窗帘,在一片寂静中兴欣队长的电脑自顾自地切换成了三维图形变幻的屏保,映着他面无表情的脸一片明灭。
哈?
魏琛下意识地想拍对方的肩膀,叶修却猛地站起身来,还带翻了椅子“哐当”一声巨响。
他用了一刻才凝住涣散的目光对上老魏的视线,又用了一刻终于勉强牵动嘴角微笑,
“出去买包烟我。”

2,
这当然不是实话。
江南梅雨季中难得一见的澄澈晴日,站在战队公寓的高楼下,兴欣的全权队长缩在边界清晰的阴影里,一次又一次徒劳无功地试图点着唇间的烟。
后来他也就放弃了。H市一如既往的打不着车,他就走到公共汽车站等了一会儿,驾轻就熟地上了开往某个角落的公共汽车。
当冰冷彻骨的海水兜头而来,必须在第一次时间内赶紧转身。
不算逃走,只是偶然需要暂时躲避一下这突如其来的世界。

3,
常年以来的城中村终于做好了焕然一新的准备。
马路两侧正拆迁成一片废墟,墙壁上刷满了拆字还毅然矗立的小吃店格外打眼。
在正常的晚餐时间之前,吊在门口的破旧风铃“叮”地微微作响,一个看起来尚属青年的男人推开了门,熟门熟路地走到窗边的桌前坐下。
他扫了一眼贴在墙上的菜单,点了一个牛肉砂锅和一份炒饭。
柜台后的老板打着哈欠动起手来料理。牛肉是现成的,加上粉丝白菜鹌鹑蛋,5分钟就能上桌。
“您这儿什么时候拆啊。”
“也快了吧。能干一天算一天。”
一边和不合时宜的客人闲扯,一边把沸腾的砂锅端到窗边。
男人看了一眼就笑了。
“哟,大叔,您家的牛肉砂锅贵了9块钱,牛肉倒是少了一半嘛。”
“哪有。”
“绝对的,我可至少见过100多次。”
9块钱,100多次。
老板心算了一下年代,他突然想起来了。
总是在晚饭之前,三个孩子到这小小店面来,点一个牛肉砂锅和一份炒饭,炒饭4块,牛肉砂锅6块5,两个年长一点的男孩子把砂锅推到小女孩面前,就你一勺我一勺地分吃着炒饭。
一直穿的旧,男孩子都长手长脚瘦骨伶仃的,脸上总挂着睡眠不足的疲惫,但总是精力充沛地叫着他“大叔大叔”。
想必是自生自灭天生地养的街童,他们来的次数多了,他也习惯在砂锅里多放几块牛肉,看着小女孩颤颤巍巍地夹起来放在男孩子们的盘子里。
直到有一天,突然不来了。
老板把炒饭也送过去。
“十年没来了啊,后来都还挺好的?”
曾经的男孩子顶着成年男人的面孔抬起头来。
“还行。”嘴里含着食物,他含含糊糊地回答。

4,
岁月不饶人哪,叶修到底也没吃完。
初夏温热的风从小吃店残破的窗户里吹进来,他的t恤衫后背也渐渐湿了。
曾经每分钱花起来都小心翼翼。
会选中这家小吃店,不过是因为旁边有个24小时的ATM机。
每个周末,窝在网吧里给游戏工作室打黑工的未成年会来把刚刚转账的微薄报酬取的一干二净。
然后小小的奢侈一把,渐渐也成了习惯。
签好职业合同的那个夏日夜晚,他们所作的庆祝不过是要了三份牛肉砂锅和一瓶啤酒。
那时候他毛毛躁躁的,兴高采烈地胡扯着顺手拉过砂锅,结果就被烫了手指。
“能职业点吗,职业选手?”好友恨铁不成钢地抱怨着,顺手拉过他的手来,放在自己嘴里吮吸,一边对说出职业选手四个字羞赧了一下,一边又意气风发地笑起来。
那天他们倒是吃的干干净净。前路漫长星光熠熠,想必携手同行就可以否极泰来。
但人生是如此的川流不息。

5,
“吃什么枪药了这是。”魏琛絮叨了两句,抄起叶修的键盘在桌沿儿上轻磕,烟灰轻飘飘地洒落在地上。
陈果看在眼里,却没顾得上辱骂他。因为身边的苏沐橙已经点开了那个视频。
并不难找,顶着“居然在老硬盘里翻出了个神物啊!跪舔100次!”的热门贴一夜间就被回复了几百次,高挂在荣耀官方论坛的顶端。
清晰度欠奉,制作也谈不上精良,就是一首BGM配上一个个片段,和底下简单的文字说明:“格林之森副本首杀”、“首次百人以上公会团战”、“第一把银武”……诸如此类,都是第一区时代的各种大新闻,整个荣耀的开始。
也有那些后来驰骋在联盟中的神级账号们,当年混迹游戏的样子。
索克萨尔,大漠孤烟,石不转。
苏沐橙眼疾手快地按了暂停,对着老魏的方向提高了声音:“哈哈,没事别理他。”
她把视频拖回来了一点重新播放。
45级的战斗法师站在一地玩家尸体中间,得意洋洋地竖起拇指,旁边另外一个账号似乎是他的朋友,作势要踹他一脚,半途又改变了主意,跳起来从背后搂住了他。
苏沐橙向陈果指了指那个账号。
“我哥,当时他们可嚣张啦。”

6,
就在看到那个视频的一瞬间,叶修突然发现,他记不清好友的脸了。
倒是对方的账号还更印象深刻,一件件装备从什么副本得来,作武器的稀有材料拿来的又是多么艰辛。
之后那些突然疼的睡不着的漫漫长夜里,他曾经捏紧了被角,靠着拼命回忆和对方的点点滴滴才能不呻吟出声,像是吃一根甘蔗,任凭甜蜜的汁水滋润喉间。
但后来他发现不能常想,因为频繁的回忆会磨损细节,对高亮的片段回溯的太多,渐渐会掩盖日常记忆。
比如说那个下着大雨的清晨,他们在网吧里通宵了又没伞,就顶着报纸一路跑回来,在逼仄的出租屋里对方拿着毛巾过来,跟他说低头,修长的手指放在他头顶上摩挲的那种触感。
回忆过太多次之后,只剩这点触感格外鲜明,那天他们到底完成了什么工作,对方穿什么衣服,之后他们吃没吃早饭……其他一切细节都洇散开来杳不可及。
他无法容忍这种失去,就拼命想忍住节约回忆,但在十年中这已成了瘾,就像戒断药物依赖一样来回反复,想克制真的非常艰难。
咀嚼的次数太多,终于也吮吸干净了最后一丝甜味。
叶修只剩一嘴甘蔗渣,舍不得吐出来,又实在刺着喉咙咽不下去。

7,
作为网吧通宵党,缺乏话语权的少年只能忍受彻夜响起的音乐,ACG死宅聚集的领域,偶尔会在流行歌曲里穿插播放日文歌。
他还记得曾经的夜里自己罕见地对游戏提不起兴趣,一直把下巴搭在电脑桌的边缘,像是能把游戏公司的一纸更新公告盯出洞来。
过了好久,好友晃晃荡荡地走到他身边,云淡风轻地笑着,把一张账号卡扔给他。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大概是看他太沮丧,又把叼着的烟塞进他嘴里。
空旷的网吧里回荡着萝莉们的歌声。是来自北海道的少女摇滚团体的人气单曲,歌词非常纯真地唱着:“与你在夏末的约定,将来的梦想,远大的希望不会忘记。十年后的八月,相信我们还会再见。”
认真一想,和好友也真没学到什么好,从他的烟盒里掏出第一根烟抽了,跟着他打了人生第一场群架,学会了违反交通规则骑车带人在人行道上摇摇晃晃。
不过一点都不害怕。
即使在这个宏伟蓝图被蓦然打碎的凌晨时分,他也迅速接受了事实,下定决心再接再厉试试另外一个方向的未来。
他就伸了个懒腰,借着歌词问好友:“不知道十年之后还会不会再有散人,那时候我们又在干嘛啊。”
“不知道唉,也不知道荣耀还有没有,不过我们到时候可是27岁的大叔,说不定都结婚了。”对方指指窗外,“天都亮了,回家回家。”
在目力可及的城市边缘,崭新的楼群之间升起了罕见的朝霞。

8,
那个少女摇滚团体没过多久就解散了。
不过十年之后的这首歌,作为某个动画片的ED又红了一遍,大概是“十年后的八月”这种歌词像某种应许的誓言,少女摇滚团体甚至因此短暂复合,除了鼓手在家生孩子之外,其他人又上了音乐节目,重新唱了一样的歌曲。
叶修漫无目的的走在H市的大街上,突然又想起了那几句歌词。“与你在夏末的约定,将来的梦想,远大的希望不会忘记。”
十年之后,居然真的还有散人,荣耀也还在,和联盟里大部分职业选手相比,他也真的成了大叔,还没有结婚。
“十年后的八月,相信我们还会再见。”
那TMD倒是见啊。
光见着账号,算什么见面。

9,
估计某市的那个不知名的少年也早就忘了琐屑日常中那个傍晚惊吓意味的一场邂逅,时过境迁好多年,这也很正常。
那时候他还在上个不好不坏的高中,刚和朋友们打完了一场充分挥洒汗水的球赛,手里抛着篮球和朋友一路闲扯着放学回家,还穿着丑毙了的宽大校服。
在一片夕阳西下中他突然用余光瞥见,一个年轻男人在人潮汹涌里跌跌撞撞地跑着,踩了别人的脚,又撞了不知谁的肩膀,被牵连到的人惊讶又嫌恶地看着他。
他根本没想到对方是来追自己,直到在某个红灯亮起的人行横道前,年轻的男人直戳戳地挡在他面前,弯下腰手撑在膝盖上拼命喘气。
作为体育向的三次元少年,他当然认不出对方在某个网络游戏中,也是声名赫赫的大神,更何况这大神还从不公开露面。
少年第一反应只是自己丢了什么东西遇到了好心人,但摸索了一下手机和钱包都在,书包也有好好地拉上拉链。
年轻男人站在马路上略微抬起头来盯着他看,红灯转绿,急不可待右转的车辆毫不客气的按响了喇叭。
奇怪的陌生人像是突然间醒悟过来,站直了身体,丢下一句话就仿佛事不关己的走开了。
“注意安全。”
无关紧要的四个字一瞬间就被淹没在一片引擎的发动声里,夕阳不动声色地染红晴空。

10,
夕阳不动声色地染红晴空。
提前吃了晚饭的叶修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绿阴刺目,一层层逼仄上来。
刚刚他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蠢事。
他只是去打个客场比赛,也明白是一开始认错人了,跑过去的路上他也在心里疯狂地吐槽自己:“快停下来啊这尼玛是怪蜀黍啊!那位同志这辈子什么时候穿过校服啊他根本不会打篮球啊快住手!”
但不知怎么回事就是没停下来。
后来他也哑然失笑地想,大概那种狗血电视剧里,大款后来找的小妾长得都有点像之前的爱人这种设定,搞不好是真的。
面对陌生城市里陌生的少年,在喘息中追逐对方背影的时候,有一瞬间他是真的想把自己的整个世界双手奉上,不图什么回报。
当然这还不是最蠢的,直到今天,走在被晒热的马路上,他才真正想明白了关键点。
一般人判断认错人了,根本不是因为对方穿着校服或者会打篮球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
最直接的想法显而易见——
这不可能,因为对方已经不在。

11,
对方已经不在。
那场车祸之后,其实这并没有成为一蹴而就的事实。
在辗转在ICU和四处弄钱的过程中,少年曾经百宝出尽。最后多亏年轻的战队老板伸出援手,提前预支给他一年工资。
这点恩情已经足够他在后来的若干年中,心甘情愿拿着当年那份长约上的低工资。为了那点竭尽全力后的坦然和无悔。
那天他抱着塞着现金的旧书包,幸运地在晚高峰的公共汽车上找到了个座位,就精疲力竭地坐了上去。
好友损伤最厉害的是头,在短暂的清醒时茫然地看着他,手指软弱的搭在他手上,医生也说,最好的结果,也会留下不可逆转的后遗症。
但那天看着缓慢倒退向身后的街景,他信心百倍地想,原来这工作还挺赚钱的,大概过一两年,他就能攒钱买一个小房子,对方要是能力允许,也可以干点简单的工作,不然就靠自己养活也行。他每天回来,都会跟他讲一天里遇到的林林总总,就算对方听不懂也没关系。
那天他在城市惯常的大堵车中朦朦胧胧地睡着了,还一边脑补着一切尘埃落定,他在窗边给对方修剪指甲的样子,事已至此,总算是可以接受的人生。
那一刻,他是真的兴高采烈地下定决心,打算把对方的命运,就此扛在肩膀上。
毫不畏惧,不回头的走下去。

12,
如果有脑残粉一直尾行大神的话,将目睹某种奇怪的举动。
那位仁兄在暮色氤氲里走走停停,偶尔东张西望一下,迅速地靠近身边的墙面又离开,脸上带着某种不法行为终于得逞的轻松。
凑近看的话墙壁上留下了某种石头画下的毫无规律痕迹,非要说的话类似于某种笔画。横、撇、捺……一路延续。
不可能被拼凑起来,即使是脑残粉也做不到。
这思路太曲折幽微,怎么会想到,连起来其实是三个字,一个人的名字。
何况大神还倒插笔呢。

13,
写完最后一笔,叶修长长的出了口气。
每次被逼到角落里,不得不启用的抒发方式仍有奇效,他逐渐平静下来。
后来的人生和对方实在谈不上有什么关系,是他自顾自地选择了选择了荣耀作为唯一的容身之所,自顾自地重头再来。
他想不能把一切责任归于对方,非要说清的话,其实还得算是运气好,学到了好多东西,凝聚了好多梦想,曾有片刻听任明亮的光落在掌心。
相识一场,与有荣焉。
至于后来的各种选择,都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嘛,走过的这条长路,也谈不上是和正确离题万里。
他用了和对方相识相比几倍长的时间,渐渐习惯逐渐失去对方,以及无论如何过不了这道坎儿。
就像是鲤鱼跳龙门一样百般尝试,但无法化身为龙,就一直卡在时间倾泻而下的湍流里。
过不去也就算了,这看不到终点的告别,总算也是某种存在证明。
叶修仰起头笑起来。
到底是舍不得说再见啊。
那也不坏,没关系。

14,
天色已晚。
叶修推开了战队公寓的门,传来一阵饭菜的香气。
“哟,给我留的啊。”他随口一说,站在饭桌前掰开了双一次性筷子,嬉皮笑脸地从方锐的饭盒里夹走了一块肉。
“卧槽!”对方想格挡一下,但教科书级别的微操猝不及防。

15,
有些事,总得是经历过才能明白。
其实人生中也有像是刺客一击必杀的那种技能。一瞬间用完,就是漫长不见尽头的冷却时间。十年还不够,大概非得一辈子不可。
比如,用力说服自己,接受命中注定的那场别离。

评论
热度(81)
  1. a.aThe road to Emmaus 转载了此文字
    去年看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今年翻出来看还是想哭…再也没有遇到像你一样的人也希望再也不要遇到了

©  | Powered by LOFTER